当前位置: 澳门皇家在线网站 > 世界史 > 正文

路易沙的家,有名气的人旧事之露易沙

时间:2019-09-20 04:25来源:世界史
《小妇人》是全世界最受女性欢迎的杰作,可是它的作者的志向并不在写作,她只是为了养家糊口,才从事卖文写作的。 在美国,《小妇人》是一本畅销的小说,“读着这些姐妹的童年

《小妇人》是全世界最受女性欢迎的杰作,可是它的作者的志向并不在写作,她只是为 了养家糊口,才从事卖文写作的。

  在美国,《小妇人》是一本畅销的小说,“读着这些姐妹的童年,延续着自己当年的欢乐。她们看着这些小姐妹的脸,不由露出灿烂的笑容,或者因为读到喜爱的小姐妹的死而热泪盈眶”。

查字典故事会故事:露易沙·梅·亚寇德的故事 世界一流的少女小说家,但却不喜欢这一类的作品。 自基督诞生的500年前,古希腊剧作家伊斯基拉斯在雅典上演他的永恒悲剧之后,安。尼可拉斯所作的喜剧“埃比的爱尔兰玫瑰花”,于1924年获得破纪录的成功。此纪录仅有于纽约无线电城连续演出三周,而且场场客满的“小妇人”,可与之媲美。电影“小妇人”上演17天之后,门票依然供不应求,购票的观众大排长龙,当时正逢圣诞节期间,前往附近购买圣诞礼物的人,都对这种盛况大感惊讶,这是纽约史无前例的景象。 “小妇人”是由长篇小说改编而成,作者名叫露易莎。梅。亚寇德,年轻时是个顽皮少女,成年之后却对任何事都不感兴趣,也丝毫不予关心。对于写作题材,则尽量避开与女孩有关的事情,但出版社却一再要求她写有关女孩们的小说,亚寇德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,只好勉强答应,但心中却是十二万分的不愿意。 若非作家由衷所写的作品,绝对不会受到读者的欢迎——这是作家们公认的当然道理;但是露易莎。梅。亚寇德写“小妇人”时,不但毫无笔兴,甚至还有厌恶的感觉,曾经数次掷笔不愿再写下去。当她把笔及稿纸扔到一旁时,就吹声长长的口哨,把心爱的小狗叫到身边,然后飞也似地奔进森林中;再不然就跑到朋友家,找个问题和他辩论。这个朋友就是有名的思想家拉弗。华尔德。爱默生。 “小妇人”完成之后,她自认为是部失败的作品,但出乎意料的,刚推出就成为畅销书籍,不但如此,100年后的今天,它的畅销程度依然维持不坠,仅美国就有2000万名读者。根据数年前全国图书馆馆员大会的投票结果,“小妇人”是全世界最受欢迎的少女小说。 露易莎。梅。亚寇德出生于马萨诸塞州的肯客德镇。年轻时是个相当活泼的少女,甚至被当地人视为怪人,她经常边走路边吹着口哨——这是一般少女不被允许的事;或者穿着短裙、露出脚踝和男孩子赛跑——这也是一般女孩不可能做的事;有时候还会爬上苹果树,坐在树干上看书。这种种行径都非镇人所能接受,他们认为这个女孩的将来实在大有问题。 露易莎。梅。亚寇德之所以从事写作,是因为母亲体弱多病,家里还有好几个年幼的妹妹,为了帮助生计,只好以写作赚取稿费。她的父亲是个好好先生,但也是个毫无现实观念的空想家,他平常什么事都不做,只是偶尔从事布道,赚个5元、10元的,认为能过简朴的生活就该满足了。但这一家的贫穷程度,几乎已到随时都可能断炊的地步。 虽然生活这么窘迫,她父亲却是相当的慷慨,有一次竟然把所剩无几的薪柴通通送给附近的贫困人家,太太及女儿都阻止:“我们自己也要用啊!” 他以不在乎的口气说道:“别担心,到了半夜神会赐给我们许多干柴。”大家只好无可奈何地躲进被窝,咬紧牙关度过这个寒冷的漫漫长夜。 那天晚上,大风雪袭击了新英格兰一带,这家人早上起床一看,竟然有一堆木柴堆在家门口,这可能是行人正背负着木柴经过,因为风雪太大行走不便,只得丢弃这些木柴自己离开。父亲看到这堆木柴,便得意地说道:“你们看,神果然赐木柴给我们。”说完便把那些木柴搬进屋里。 露易莎。梅。亚寇德将完成的作品寄给出版社,但过不多久就如球般地弹了回来,尝试过好几次,都遭到同样的命运,有个好心的编辑甚至劝她道:“你绝对无法写出受大众欢迎的小说,不如放弃成为作家的野心,去做裁缝等工作。” 亚寇德一家所住的白色老旧木造房子,至今仍留在马萨诸塞州的肯客德镇,每年拜访这座房子的小说迷多达2.3万人之多,对其中的大部分人而言,这座房子无异于圣地一般。有一次我前往拜访时,看到有位女性读者,流着眼泪从一个房间走到另一个房间,显然地,她是因为能亲眼目睹美格、乔、贝丝等住过的房子而兴奋地流下眼泪。

在许多年以前,当《小妇人》影片在纽约卖座达到盛况之际,即使是放映到了第17天, 《小妇人》中译本等候买票的人还是排成了长蛇形队伍,以至于堵塞了好几条马路——这是 纽约有史以来都不曾有过的现象,因此震惊了整个美国影坛。

澳门皇家在线网站 1
路易沙·梅·奥尔科特

由《小妇人》影片,我不禁想起了这部名着的作者奥尔科特女士,以及她写这部名着的经过。

  美国19世纪女作家路易沙·梅·奥尔科特的《小妇人》,是一部以温馨甜美的笔调描写家庭生活的小说。四个姐妹和她们的母亲,还有一个 邻家的翩翩少年。他们之间由于性格各异,理想不同,自然也会生出许多的烦恼与矛盾,作品中甚至有战争背景(父亲是南北战争时的战地牧师)、有病痛与死亡,但这一切,都被作者温婉的色泽给诗化了。小说中马奇一家,在19世纪属于贫困之家,但所表现的却是一种进取与友爱、自立与自信、勇敢与忠诚;他们在奋斗的过程中,有尴尬,但更多的是优雅,甚至在贫困尴尬的状态下也不失优雅与美丽;他们在人生成长的道路上,处处注意道德的规范,将道德的自我修养与完善作为人生的坐标,在各自的位置上显示心灵中至善至美的德性,这种精神、品质与道德形成了后来美国中产阶级的形象。书中描写的种种情感体验和生活经历,都曾经、正在并将要发生在每一个少女走向成熟的过程之中,作者所提倡善良、无私、慷概、尊严、宽容、坚韧、勇敢等,亦是人类永远尊崇和追求的美德和信仰。所有这些,赋予这本书超越时代和国度的生命力,也正是它成为不朽的经典魅力之所在。译者说:“这是一本自我抑制和自我表现相结合、实用主义和乌托邦理想并存的小说。”(刘春英《〈小妇人〉译序》译林出版社1998年8月第一版)

奥尔科特年轻的时候,是一位十分喜欢吹口哨的顽皮小女孩,颇有些男子气概。她长大 成人之后,从事写作工作,但是因为对女性不感兴趣,所以她的作品里从不涉及女性。

  我在康科德公共图书馆珍藏部曾见这本书的初版本,威尔逊女士告诉我,《小妇人》出版时,奥尔科特小姐出于赡养家庭的需要,只是希望销售得好一些,但没有想到,小说打动了千万读者的心,尤其是女性读者。作品很快再版,而作者在每一次再版时,都有修改,尤其是插图,只要是不满意的都要更换。小说在一版再版的同时,很快便有多种语言的译本。一时,作者与作品都成了学者专家研究与描写对象,她的第一位传记作家埃德拉·切尼曾这样描写过作品出版的情况:“21年过去了,又一代人已经成长起来,但是《小妇人》仍然保持着稳定的销量。母亲们读着这些姐妹的童年,延续着自己当年的欢乐。她们看着这些小姐妹的脸,不由露出灿烂的笑容,或者因为读到喜爱的小姐妹的死而热泪盈眶。”

后来,因为经不起出版商的强烈要求,她才提笔着手写《小妇人》这部作品,可是因为 没有兴趣,她在写作中间又停了好几次。

  作者路易沙·梅·奥尔科特是个没有上过大学的家庭女子,她的父亲布郎逊·奥尔科特是个超验主义者,与当时康科德的名人爱默生、霍桑和梭罗等属于同一哲学阵容中的人物,但却无力负担家庭的生计,重任落在母亲的身上,也落在路易沙的身上。为此她当过教师,做过护士,干过缝纫与洗衣等佣人之类的活。生活的磨练却成了财富,她开始用笔描写自己的经历,同时也写其他能够挣钱的惊险故事,在她的故居厨房中,有一个石水池,便是用她写历险故事得来的稿酬而购置的。那时,她还没有多少名气,直到36岁的时候,出版商托马斯建议她写一本“关于女孩子的书”时,她的才华才全部展露了出来。奥尔科特根据自己孩提时代的回忆,将她们一家的生活作为描写的蓝本,创作了我们现在读到的长篇小说《小妇人》。

《小妇人》完稿后,奥尔科特认为这是她最失败的一部作品。但她想不到的是,这部作 品出版后销售一空,仅仅在美国,就拥有2000万以上的读者。一些文学家曾公开评论说 :“《小妇人》是全世界最受女性欢迎的一部杰作。”她自己这时被弄得莫名其妙,在些怀疑地说:“这到底是怎么搞的?”

  有人问过路易沙,《小妇人》成功的秘诀何在?路易沙说,“如果它成功的话,我们的生活将是它成功的原因,因为我们确实就像书中写的那样生活。”《小妇人》的成功,奥秘就在于描写的是“我们的生活”。作品中的描写与现实中的生活、书中描写的人物与家庭的成员,全是对应的。母亲爱比盖尔·梅·奥尔科特是书中的马奇太太(妈妈),一个社会工作者;大姐安娜·奥尔科特·普拉特,是个妻子、母亲和业余演员,为书中的梅格,漂亮端庄,有些爱慕虚荣;二姐路易沙·梅·奥尔科特,即是作者本人,从未结婚,通过写作供养一家,书中为乔,自由独立,渴望成为作家;老三伊丽莎白·西维·奥尔科特,是个音乐家,22岁去世,便是书中的妹妹贝思,善良羞涩,热爱音乐;最小的妹妹梅·奥尔科特·尼爱里克,是个艺术家,喜欢绘画,也是书中最小的妹妹,她的名字叫艾美,聪慧活泼,爱好艺术,希望成为一名上流社会的“淑女”。人物关系的结构、人物性格与爱好,各自的经历,现实生活与作品可以一一对号立座。
奥尔科特故居纪念馆

她有了这样卓着的声誉,不但出乎她自己的意料,连一些熟悉她生平的人也出乎意料之 外。因为她幼年时,由于性格粗野,和普通女孩子不同,曾被许多神经过敏的人预言她将来 不会有善终。

  我现在就站在路易沙写作《小妇人》的那座房子里,即今天的奥尔科特故居纪念馆。1858年至1877年,将近20年时间,奥尔科特一家就住在这里——果园庄,康科德城的列克星顿路、现在的奥尔科特路旁。路易沙是1868年应托马斯提议而写作《小妇人》的,也就是说,是她入住这座房子之后的第10年执笔写作,因而,可以说,书中的场景、现实中“我们的生活”大都发生在这座房子里。这一点使我感兴趣,它不仅是写作之处,也是作品的生活原型地,这样的故居便有了双重的意义。

她的志向并不在写作上面,但是因为父亲不会赚钱,她不得不承担起抚养母亲和几个妹 妹的重担,于是才逼迫自己从事卖文生涯。起初,她的作品到处碰壁,有人劝她干脆放弃写 作,改当缝纫师。幸亏她没放弃努力。

路易沙的家,有名气的人旧事之露易沙。  路易沙在这个家中,占有重要的位置,仅从卧室的位置便可看出,二楼,朝阳,宽敞的房间里有沙发、床、衣柜、梳妆台等,床有些别致,尤如中国的美人靠,白色的床单上,摆放着路易沙穿过的长裙和使用过的手袋。墙上的油画,都是小妹妹梅的作品。我看到在壁炉架上有一幅猫头鹰的壁画、床边也有一幅站在两本厚书与一摞手本上的猫头鹰油画,询问后方知,那也是梅的作品,梅称路易沙姐姐为“聪明的猫头鹰”,怪不得我看这两头猫头鹰都如小猫般的可爱。在窗口有一书柜,陈列着《小妇人》的各种不同文字的版本,但是我独独没有看到中译本,这让我有些失望。我告诉讲解人员,《小妇人》在中国不是一个版本,而是多个版本,我说出来之后,他们也感到惊讶。

在奥尔科特女士的故乡康考德,聂立着一栋古老的白色房子,现在每年都有好几万人去 瞻仰它,因为这里正是她的诞生地。

澳门皇家在线网站,  路易沙的卧室,也兼作书房与写作间。在美国,我参观过不少作家故居,一般而言,书房与写作室是独立的,像马克·吐温与霍桑的写作室,都设在阁楼上,路易沙例外,她一个人生活,没有丈夫与孩子,卧室属于她一个人的天地,所以,可以兼做书房与写作间,也许书与写作便是她的丈夫与孩子了。自然,现在陈列《小妇人》版本的书柜,便是当年路易沙的书柜,那么,写字台呢?只有在两窗之间的柱子上围了个木板的半月台,连个抽屉也没有,台前有张木制靠背椅。接待人员明确告诉我,那就是路易沙写作《小妇人》的地方。一部伟大的作品,竟是产生在这样一个简易的半月台上?是的,是这样,路易沙当年才华横溢,所写又是自己家庭生活、儿时故事,简单如有神助,500多页的一部书,只用了60天的时间,便创造了那样一部脍炙人口的作品,这不仅在她个人创作道路上是个奇迹,就是整个美国文学史以致世界文学史上,也算个奇迹吧。我后来看到一幅路易沙写作《小妇人》时的照片,那时室内不像现在这样简洁整齐,路易沙侧身而坐,低头凝思,单手写作,周围的摆设很多也很杂,却是充满了生活的气息。

记得有一次,我看见一位妇人在参观这座古老而破旧的白色房子时,忽然哭了起来。有 人好奇地问她为何这样,她说:“我想起了《小妇人》中的四位主角:梅格、绍尔、佩斯和 艾美,她们不都曾在草屋中共同经历过悲欢吗?书中的绍尔不正是奥尔科特小姐自己的遭遇 吗?看了这么动人的书,又见了书中常常提到的白色房子,我能忍住不哭吗?”

  作品中马奇家的4个女孩,出场时,梅格最大,16岁,浅棕色的头发,大大的眼睛,手脚灵巧,乔15岁,又高又瘦,十分顽皮,贝思老三,只有13岁,性格温柔,喜欢思考,经常帮母亲料理家务,艾美最小,只有12岁,黄头发,白皮肤,蓝眼睛,长得俊俏,是个小美人。按照这个年龄推算,路易沙描写的是20年前的回忆,最初的故事并不发生在这座房子里。我后来知道,那时她们居住在康科德镇的另一所房子里,就是后来霍桑与哈丽特·洛索罗前后居住过的“路畔居”,也就是现在的霍桑故居纪念馆。“路畔居”与“果园庄”的环境基本相似,也就是说,最初的故事从“路畔居”开始,一直写到“果园庄”。不过,小说中没有写到搬家,实际上路易沙一直以“果园庄”作为描写的蓝本。所以,书中的描写,无论是发生在“路畔居”的故事,还是发生波士顿20Pinckney Street居所的故事,全部被路易沙移植到“果园庄”里了。作品中有一处对沙发的精彩描写便显示这种移植,这张对马奇家来说有着“历史意义”的旧沙发,那个对乔而言用来表达情绪的枕头,现在就摆在大厅里。“情绪枕头”靠在沙发的扶手旁,表示“乔”有了好心情。讲解人员说,生活中的路易沙也像作品中的乔一样,用这个枕头表达着她的心情,如果看到她将枕头平放于沙发上,你最好别碰她,甚至不要和她说话。这个“道具”,这个小细节,准确而生动地体现了人物的性格,再现了路易沙的个性。

《小妇人》的伟大动人,又得到了一个有力的证明。

  《小妇人》受到爱默生超验主义思想的影响,强调个人尊严和自立自律的重要,体现了奋发有为的美国精神。读过小说后可以确立这个观点。在一般意义上,也可以将路易沙列入超验主义俱乐部的名单中去,但实际上他们是两代人,爱默生、霍桑等比她大了近30岁,路易沙的父亲布郎逊与他们才是同代人。虽然布郎逊的成就没有达到爱默生等人的高度,但他的执着完全可以与其并列,他们密切的交往达到了超功利的程度,是真正志同道合的思想同人。奥尔科特故居中有一大房间是父亲的书房,桌上不是陈列女儿的作品,而是先圣的哲学著作。父亲在这里读书,也在这里接待爱默生、接待霍桑和梭罗,父亲与他们交谈时,常常也有路易沙的一个位置。所以,从经济上看,父亲无力赡养家庭,但在精神上和思想上,却给了路易沙信心与力量,可以说,父亲和这个房间,是路易沙的精神乐园。

当然,《小妇人》还在不停地再版,每年的读者也在不断地增加,这使得拜访康考德那 座白色房子的人也在不断地增加。许多人都承认,康考德已成了一处圣地。

  作品中称马奇一家四姐妹都是艺术家,生活中也是如此。在搬进这座房子之前,妹妹伊丽莎白已经去世,“果园庄”里没有她的位置,只是在餐厅中有一张她的画像,画像下,一架伊丽莎白用过的风琴,祖父赠给她的礼物。小妹妹艾美却是占据了两个房间,一个是她的卧室,这里也曾是她们姐妹演戏时的化妆间(演出在大厅),陈列了一个服装箱,讲解人员告诉我,那双黄褐色的靴子是路易沙演出时使用过的,门上有梅17岁的铅笔画,在楼下,还有梅的画室,那里陈列着梅的作品,是梅的艺术天堂。

  显然这是一个充满温馨与艺术氛围的家庭,表现这个家庭生活与人物,不可能以别的手法,比如激烈的矛盾冲突、背叛家庭的出走等等。这样的作品,在中国有的读者看来,太单纯了,太顺利了,以至发问,有如此充满诗意的家庭与社会吗?这既是一种文化的差异,也是社会与历史的差异。在中国,与路易沙对家庭采取相似态度的作家,大概只有一个冰心,她描写家庭矛盾、父子冲突,不走极端,而取改良,或者用呼唤母亲的爱,来唤醒人性与理性,成为五四新文化温婉的一笔。

编辑:世界史 本文来源:路易沙的家,有名气的人旧事之露易沙

关键词: